我有一個天才老媽,或者應該說她是天兵老媽才對。
 
我的老媽擁有一副好手藝,幾乎什麼菜都會做,就連過年或清明要吃的年糕、發糕、蘿蔔糕、還有「捏粄」(這是客家話,一時忘了中文名叫什麼)都是她跟老爸一起親手做的,凡吃過都說讚的那種。現在想想,這也許就是我從小到大不知「瘦」為何物的原因了!囧rz
 
雖然老天爺賞了我媽一副好手藝,卻忘了給她一個好的記憶力。
 
我的老媽有老花眼,只有一對耳朵一雙眼睛的她,卻配了三副老花眼鏡,原因是她常常都找不到她的老花眼鏡,所以就一直買一直買,最後就變成了三副,但是她最常戴在臉上的,卻不是那三副之一,而是老爸帥氣的粗框老花眼鏡,誰來告訴我她配那三副眼鏡到底是為了什麼......
 
在我們家,最常上演的戲碼是:「老媽找鑰匙」,幾乎每兩三天都可以看到這齣好戲,急著要出門,卻始終找不到她的鑰匙,這個時候在家的人就會開始幫忙找,而那常常上演失蹤的車鑰匙,它可能會出現在客廳裡n個抽屜的其中一個、老媽n件外套或背心裡的其中一個口袋、早上買完菜中的其中一個塑膠袋中、甚至鑰匙根本就插在機車上。對於「地毯式搜索」這件事情,我們家的人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了吧!
 
當然以她的健忘個性,怎麼可能只會忘記鑰匙跟眼鏡放在哪哩,還記得上次我要看電視,卻一直找不到遙控器。沒錯!又是我那天兵老媽!這次他竟然把遙控器忘在我老弟的房間!!
 
今天,老媽又搞了一個烏龍,這次她把自己搞丟了。
 
星期四是她去女子監獄當志工的日子,通常她當到11點之後,就會去市場買個菜,然後在11點半就回到家。不過今天我跟老爸等到了12點多了她都還沒有回來,我開始打她的手機──沒開,最後發現手機她忘在櫃子上,根本沒帶出去;後來開始打給在女監上班的姑姑,不論是手機或者是辦公室,都沒人接。這下好了,老爸出動了,我們兩個開著車到女監去找,只看到一堆要來看犯人的家屬,剩下什麼都沒有,正中午的辦公人員也在休息,好樣的,急死我跟老爸了,就在我在跟警衛詢問的時候,小姑出現了,她說她跟我老媽去麵攤吃麵,結果兩個人都沒帶到手機,所以就無法打電話回家。(我看妳們兩個可以結拜一下了~)
 
這下終於鬆了一口氣,不過卻也打亂了我的心情跟行程,本來打算回平鎮去問問題跟打個球的,結果中午的女監一遊,害我跟老爸快兩點才吃飽,出門前炒好的那盤青菜,等我們再度回到家的時候,已經黃掉跟冷掉了,唉~
 
就在我們吃飽的時候,就看著老媽悠閒的拎著一串香蕉跟一袋菜回來,我的媽媽咪啊!別再搞這種烏龍了,可知道我跟老爸耗費了多少精力跟體力嗎?念了她幾句之後,我就到房間裡面,躺在床上,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,很無力,可能這個烏龍帶給我的驚嚇太大了吧!
  
我的媽媽咪呀,雖然妳是個如此健忘又頗愛碎碎念的老媽,但是還是祝妳母親節快樂囉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tai114 的頭像
intai114

gyy's talk

intai1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